标题填写

情人节前访霍思燕:爱情是陪伴出来的,快乐是自己播种的

2019早春“层致光华”系列立领外套

SHIATZY CHEN夏姿·陈

霍思燕的身上,似乎笼罩着一种天然的古典气息,那种清窈其外、淳雅其中的气质令人见之忘俗,这也与当天的拍摄地点——颇具老北京特色的华尔道夫四合院相得益彰。作为土生土长的北京姑娘,霍思燕对于四合院的喜爱显而易见,整个拍摄过程她都格外兴奋,从白天拍到夜幕降临,一直保持着开心的笑容,就连看到墙上挂着的燕子图也大呼有缘。

“时见美人,鲜花照眼,

耳听琴,鼻闻香,舌品茗,

身有暖阳抚照,熏风细作,

六识清净,心无旁骛。”

那天在华尔道夫四合院初见霍思燕,书中这段清雅的描写突然就跳到了眼前,恍惚间差点把脚步轻盈的窈窕身影错认成古画中的伊人。走近她如沐春风,交谈之后更为她倾倒,原来智慧和心胸更为美人添香。

当被问及是否四合院唤起了她的童年回忆时,霍思燕连连点头:“我是从小在北京城长大,小时候跟爷爷奶奶一起生活,所以北京味儿在我身上是非常浓的。今天选在这里拍摄,我特别意外,也特别开心,因为我出生在对面的协和医院,成长在王府井东单二条,这附近承载了我美好的童年回忆。我觉得四合院特别吉利,也希望有机会能带嗯哼来四合院住住。不考虑价格的话,对于一个家来说,四合院是一个非常理想的居所,你可以在廊下沏一壶茶,孩子和宠物可以在院子里玩,这样的童年生活会是孩子很美好、很惬意的回忆。”

或许是爽朗热烈的天性使然,霍思燕踏上演艺之路的契机看似偶然,时隔多年后再回顾却也蕴藏着天注定的必然。在东城区艺术节的后台,年仅16岁的霍思燕正忙着帮舞蹈队的小伙伴们扎丸子头,却被副导演慧眼识中,让她假想着见男朋友那样冲镜头笑一笑,那时候尚未谈过恋爱的霍思燕很羞涩地低头一笑,就此被选定拍摄她人生中的第一支广告。

黑色府绸连衣裙 Dior

镶水晶项圈 Dior

腰带 编辑私物

“第一次演《贫嘴张大民的幸福生活》源于运气,沈好放导演是我的恩师。那时候很紧张,拿着刘恒老师的剧本回家,我在屋里写作业的时候,我爸妈就拿着剧本在看,一边看一边笑,他们觉得这剧讲的就是老北京生活,情节很有意思。我妈很鼓励我去演,她觉得我正好赶上暑假,又是在北京拍,不用离开家,这个角色也是斯文内向、干干净净的一个女孩,她觉得我女儿就是这样的,可以去试试。我也喜欢戏里的街坊四邻和家庭生活,那都是我熟悉也有安全感的。

霍思燕扮演的“张大雪”应该算是最早的“国民妹妹”,她与潘粤明搭档的CP也可以说是最早的“白月光CP”,两人“纯情又生动”的演绎给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,霍思燕这个名字也开始被越来越多的人关注和认识。

麂皮夹克 Prada

白色T恤衫 Prada

金色项链 Louis Vuitton

太阳镜 Oliver Peoples

相较于第一部电视剧的“被动选择”,霍思燕的第一部电影《我要成名》则是她自己“主动争取”的机会。

“那是第一次强烈体会到等待被选择的感觉,男主角是刘青云,女主角选了4个月吧,每一次都是两三百人那么选。”霍思燕对当时的情况记忆犹新,连细节都能认真回忆起来,“直到有一回刘国昌导演又来北京了,想再跟我见一次,我们就约在长城饭店附近的一个茶餐厅见面,我印象特别深,导演戴着一顶黑色的贝雷帽,手边有一沓很厚的演员资料,旁边有个小的DV机器。”

在如此激烈的竞争压力下,霍思燕“北京大飒蜜”的直爽劲儿成为了导演最终敲定她的理由。就像朋友聊天一样,她语气轻松、开门见山:“导演您有挑到满意的人选了吗?”刘导回答说有几个还不错。霍思燕就半开玩笑地说:“那您赶快再多挑点儿,就更能发现我最适合了。”或许真是这句话背后的勇气打动了导演,令他觉得与电影想找的女主角那种敢于闯荡的心境不谋而合,会面后的第二天霍思燕就接到了这部电影的最终邀约。

印花系带短衫 Etro

米色高腰短裤 Louis Vuitton

近几年来,霍思燕令人羡慕的家庭生活受到了极大的关注。无论是她与丈夫杜江“让人又相信爱情了”的甜蜜相处,还是她与儿子嗯哼“高情商教育方式”的可爱互动,“人生赢家”霍思燕的生活哲学其实很简单——快乐是自己种出来的。

采访期间,霍思燕的好友来探班,也说起一众朋友聚会时,杜江和霍思燕自然而然流露出的甜蜜,令人看在眼里不粘不腻很舒服。

这一对甜度爆表的夫妇,结缘于一次“文艺的来电”。也是在一次朋友聚会上,霍思燕提议去看杉本博司的作品展,在其他朋友忙着K歌无人响应之时,杜江以“肉眼可见的紧张”举起了手说“我陪你去”,就这样两个人有了单独相处的机会。

随后杨亚洲导演也间接扮演了“红娘”的角色,他选中两人共同演绎《草帽警察》,给了他们更多朝夕相处的时间来认识彼此。这部戏拍摄地点在北京门头沟山区,来回驾驶要走盘山路,一向习惯于指挥别人开车的“老司机”霍思燕,却可以在杜江开车的时候倍感安心地在副驾驶位睡着。

在我最不能做到安静的时候,这个人可以让我安静下来。杜江是一个宇宙无限大的人,我是其中一个小星球,我找到了这颗星球的最佳状态,但我也知道他还有更好的状态,希望大家也能够看到。”霍思燕讲述对丈夫的欣赏时难掩甜甜的笑意,“其实遇见婚姻之前,我也曾经害怕婚姻,但想通了会觉得不能因为对未知的害怕而放弃今天的美好,只要女人每天都让自己活成最好的样子就够了。可能走到婚姻都是一点一滴累积的,你内心里会有一个声音。

黑色府绸连衣裙 Dior

红色丝绒高跟鞋 Jimmy Choo

对于儿子嗯哼的成长,霍思燕直言最看重孩子的快乐。“我觉得人的一生不可能是一帆风顺的,就好像波浪一样载浮载沉,潮起时浪花飞起自然开心,潮落时也要摆正心态,等待再冲上去的快乐。"

我希望嗯哼能有一种什么样的能力呢,就是跌倒受挫的时候,可以从生活、朋友甚至细微之处发现和找到快乐的本领。”霍思燕谈起家庭时,眼神也格外明亮和温柔,“大自然和生活里遇见的人或事,其实都存在着令人快乐的因素,若你没有一双发现快乐的眼睛,就难免会被高高低低的命运所牵绊。嗯哼也有情绪宣泄的时候,大家知道他爱哭鼻子,反而我会让他哭一哭,表达出他的情绪之后就舒服了。”

诚如霍思燕所说,人生在世总有顺境逆境,但快乐却是自己种出来的,当遭遇不如意事之时,大抵会觉得人生复杂,但其实生活的本来面目再简单不过,愿所有人都能在日常细微之处体会到快乐生活的奥义,最终收获安好如初的幸福。

蓝白拼接针织开衫

薄荷绿高领衫

印花喇叭裤

all from Miu Miu

Q =《精品购物指南》

A = 霍思燕

Q:你在新电影《来电狂响》中与喜剧演员们擦出了怎样的火花?

A:我喜欢看喜剧,也自认是挺有幽默感的人。这次合作特别顺畅和愉快,我从乔杉、马丽他们身上学习到一种全新的表演方法和节奏,在生活化的戏里加入喜剧的元素,令普通的情景也变得有趣味吸引人,我很喜欢这次尝试,也希望以后有机会再拍这样的戏。

Q:你说过不喜欢用小鸟依人这种“小”的字眼来形容你,所以你觉得自己是大女人吗?

A:我唯一能接受的就是人家说你的毛孔好小啊(笑),其他就不是很接受了。我不喜欢女人用小鸟依人这种依靠别人的词语来形容,我是觉得最大的依靠就是依靠自己,即便你有婚姻、爱情、家庭、孩子和一切,最重要的是自己有足够强大的力量支撑自己。

Q:宠物在你生活中的意义是什么?

A:在我的记忆里,我们家一直就有宠物。最开始是我爷爷养的画眉鸟,我会骑着自行车陪着他遛鸟。我爸爸喜欢养鱼,在我6岁的时候他给我买了第一只狗,后面又养了5只猫,反正从小家里就宠物数量惊人。结了婚我和杜江养的第一个宠物是变色龙。我觉得爱养宠物的人都挺善良的,因为你要付出多一些的爱,它们才会健康快乐。

Q:接戏会有特别的偏好吗?未来期待多尝试什么样的角色?

A:其实在接戏上我是比较自我,会由着自己的内心去选择角色,尤其是现在结婚生子之后,我的生活更丰富了,自然情绪也更丰富了,所以在挑选角色上会期待一些意料之外的惊喜吧。比如《来电狂响》里我饰演一个疯狂但会寻找快乐的家庭主妇,最终和老公仍然是最幸福的一对。我目前也在看一个剧本,讲的是北京人生活的40年变迁,未来我也会更多地选择适合我和接近我生活的角色。

编辑&造型/仲峤

摄影/张悦(Zack Image)

妆发/张梦音

撰文/袁帅

艺人统筹/文豪

服装助理/双双

特别鸣谢/北京华尔道夫酒店

Baidu
sogou